当前位置:杭州文化社区网 >> 杭儿风 >> 走四方 返回列表
风雨廊桥

风雨廊桥

出处:中国文化报   作者:张琴    发布时间:2004-12-6  15:06

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一本小说、一部电影,使“廊桥”一词风靡天下。人们满世界寻找着“廊桥”。中国浙闽交界地区200余座美丽的古桥梁,由此得以人识,成为旅游、科技、考古的热闹话题。
    根据人们对廊桥的一般定义——桥而有屋,可将廊桥分为3种:木拱、石拱、木平。其中木拱廊桥在世界桥梁史上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且为浙闽山区独有。
    廊桥过去式
    木拱廊桥集中在浙江省南部的泰顺县、庆元县、景宁县,及福建省北部的寿宁县。此四县不仅地形相连,且都设立于明朝初年,合称“景泰寿宁”。境内的古廊桥各具特色,表现在外观上的差异是:泰顺、景宁窄桥凳、桥身侧板半封闭;庆元、寿宁宽桥凳,可坐可卧,侧板全封闭,上开各式小窗以采光。学者们坚持称呼木拱廊桥为木拱桥,他们的研究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开始了:
    1959年,罗英先生主编的《中国桥梁史料》出版,内收唐寰澄先生研究汴水虹桥的文章。当时的学术界(包括梁思成先生)普遍认为这种桥梁技术已失传。
    至20世纪70年代末期,木拱桥在浙南被“发现”,茅以升先生的《中国古桥技术史》举泰顺的薛宅桥、庆元的竹口桥等5桥为例,证明“北宋时期盛行于中原的虹桥技术在民间并未失传”。
    此后专家们就汴水虹桥和浙南木拱桥的亲疏关系、前后起承等问题展开很多讨论。南京大学建筑系的赵辰教授深入考察后,认为木拱桥是典型的山地人居文化遗产,它的建构文化意义应该成为研究的重点:浙闽交界地区山高溪深的地理地貌导致了“行路难”,修路、铺桥,成为住地民的基本生活需求;而当地丰富的林业资源如盛产杉木,正为木拱桥提供了材料来源(木拱桥的桥面宽度与跨度都与杉木的长度和粗细有着直接的关系)。另外,如溪边山崖,是极佳的天然桥台,足以承受木拱桥产生的向桥台方向的巨大侧推力;多雨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又在客观上要求加盖廊屋、侧板以保护桥身,又因此成为当地百姓交流、聚会的中心……“木拱桥成熟的造型是由多种木构技术合成的,它和汴水虹桥究竟有什么关系?我们认为并不重要。作为人们生活必需的建构技术在中国各地的传播和交流应该有多样的可能性。”
    泰顺篇
    泰顺境内多山、多溪,先民逢山开路,逢溪架桥,累积各式桥梁900多座,雅称“中国古桥之乡”。明清古廊桥现存30多座,其中木拱6座:泗溪姐妹桥(溪东桥、北涧桥);三魁薛宅桥、仙居桥;筱村文兴桥、三条桥。此6桥中,溪东桥以造型优美冠“景泰寿庆”四县古廊桥之首;仙居桥因濒危,此段时间正在热修。
    仙居桥始建于明代景泰四年(1453年),桥长42.83米,净跨35.14米,是泰顺跨径最大、现存年代最古老的木拱廊桥。茅以升在《中国古桥技术史》里,曾称赞此桥为江南拱桥典范。由于年久失修,桥身已破损不堪,当地政府部门和温州有关企业积极筹资20多万元,于2002年3月份开始大修。修复后的仙居桥,为防汛的缘故,桥身将升高1.5米,据现场施工的杭州匀碧古建公司的陶祖海师傅介绍:“这桥以前是十七八米,现在增高到二十米出头了。”
    除仙居桥外,匀碧公司还修缮过庆元的如龙桥、红军桥,以及龙泉的永和桥等。
    浙闽山区纷纷修缮古廊桥,一个重要的背景是:廊桥越来越引人注目,成为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更有专家提议,景泰寿庆四县廊桥联合申报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包括世界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世遗享有全球知名度,接受国际赞助、免受战争或人为破坏等一系列优惠待遇。
庆元篇
    游廊桥,不去庆元,绝对是遗憾。庆元山水静秀,尚少开发性破坏。廊桥全封闭、宽桥凳,桥面上常铺设鹅卵石(以期比木板桥面更久固)。“国保”如龙桥,集桥、楼、亭为一体,十分地精美、大气。人面不知何处去,双桥依然唤龙凤。如龙桥位于举水乡月山村。站在桥头,踮起脚尖,便可见到几里外素净的来凤桥(石拱)。当地至今流传双桥来历于一对牺牲在氏族冲突中的青年恋人:吴如龙和金来凤。金、吴两姓是月山村的先住民,曾经老死不相往来,现金姓已悉数外迁。
    如龙桥几经修缮。明末崇祯时,当地出了个神童吴之求,舞文弄墨,无所不能。如龙桥上现挂的匾额,相传便是神童七岁时所书。《吴氏宗谱》记载:当时为了让吴之求写这匾额,县太爷亲自指令手下,搬取矮凳为神童垫足,因为对于七岁的孩子而言,大书案实在是太高了。
    吴之求成年后经纶满腹,遵从家训为明朝守志,终生未仕。
    景宁篇
    畲乡景宁,廊桥数量众多(根据景宁资料,包括木拱、木平、石拱,廊桥总量达50多座),风格接近泰顺:木桥面、窄桥凳、护栏半封闭。紧挨泰顺的东坑,一个镇拥有6座木拱廊桥!我们一路行来,遍访当地政府部门、村干部、知识分子、老人等,希望能找出几段带有畲乡色彩的廊桥故事,居然不能如愿。据景宁人士分析,这可能和当年畲民生活困苦、避居深山有关系(景宁的廊桥多由汉民筹资建造)。
    英川乡梅潼桥(紧邻畲村);大均乡大赤坑桥基本保持原貌。这里说说莲川大地桥。
    大地村三水汇聚。我们搭竹筏过渡,上山坡,走过一段荒草齐膝的山路,迈上大地桥。刚为荒草丛里出没游动几条蛇而吁了一口气,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们猛打了个冷战——
    50余米长的大地桥上,首尾相连地停满了棺材!
    急急跑下桥,来到村头小店。村民安慰我们:没事,没事,不过是一些空棺材。
    据当地人说,大地桥村(汉人村)的居民有个习惯,一上50岁,便要做好寿材,但不能放在家里,必须置于猪栏上方,或者在空地上盖一个棚子。这几年村子前方修了公路,大地桥基本荒废,不知是谁带的头,移走桥凳,停上寿材。很快,村里的寿材都集中到桥上去了。村里人看得习惯,也不以为然。空棺材的上方,桥凳一搁,养着袋菇。有几户人家把接种箱都抬到桥上来了。
    大地桥村仅30来户人家,务农、种菇。村里10岁以下的小孩约五六个,常在桥上的棺材边玩耍。有时还爬到棺盖上去。但由于棺盖钉得很紧,小孩子打不开,大人们看见了,一笑了之。
    除了小孩,村中的老人也常去桥上,特别是雨天,老人们很关心地察看桥屋是否漏水、是否溅湿了自己的寿材……
    寿宁篇
    据寿宁方面统计,寿宁现存木拱廊桥达19座,建桥时间分别从清乾隆、嘉庆、道光、同治、光绪,排列至中华民国、至1967年,护板全封闭。
    和泰顺民间每隔60年在廊桥护板涂刷红漆不同,寿宁人喜用蓝色,耀眼的天蓝色。看多了泰顺的红廊桥,猛到寿宁,远远望见一条天蓝色的古桥蜿蜒卧于谷中、溪上,倒真的耳目一新。
    举步上桥。才发现寿宁人其实也喜欢热热闹闹的红——特别是城关的廊桥,桥屋内部往往漆得红彤彤一片,较泰顺富丽堂皇。也让人产生不在桥上的感觉,倒像是置身某一民间活动场所。
    事实上,城关的好几条廊桥,都已将桥的基本功能退化了——古木拱桥的边上,便是平整的水泥桥。廊桥这时候确实只扮演着民间某一活动场所的角色,如飞云桥等。
    寿宁的升平桥十分有意思。桥上一样祀神,但二列桥凳却只摆了一列。另一边用矮栅栏隔出一条窄窄的通道,传供牛、羊、猪或挑着粪担的人行走,意谓不能将秽物直接经过菩萨面前,以免不恭。解放后修桥时,拆了栅栏,摆了桥凳,但旧日模样依然可辨。
    下党桥。跨度47.6米,寿宁目前跨度最大的木拱廊桥。地理位置险峻,两边的桥墩都建在悬崖上。溪流湍急,涧多巨石。传说桥建成后,全村的人都为桥下正中的巨石发愁——山洪暴发时,很可能因这块巨石阻塞,而导致水漫桥毁。谁曾想当天夜里雷电交加,一声巨响!第二天早上,桥下的巨石不见了,滚到一边去了!
    这块巨石还在,依然近岸,估摸在上面坐二十来个人不成问题。
    我们到达时正是春天多雨季节。在下党桥上俯下身子,透过破桥板,只见溪水哗哗涌过,顿觉全身发凉。
当地老人告诉我们:几年前,村里有人想拆了下党桥,“卖几根旧木头算了”。老人们十分生气,手挽手站成人墙,守在桥头,总算将桥保了下来。
    龙泉篇
    永和桥原名永安桥,位于龙泉县安仁镇,始建于明成化年间。桥长125.7米,宽6.4米,廊屋42间,桥墩5座。
    安仁原为三坊(项边、刘坊、黄坦)相聚地,当初为永和桥的选址,三坊曾有激烈争论。最后项边、刘坊联合将桥建在安仁村尾;黄坦赌气不干。桥成后,项边、刘坊相约不许黄坦的新娘子过桥。从此黄坦人的新嫁娘只好从桥下涉水而过。直至一位季财主的新媳妇在河水里泡了个落汤鸡,黄坦人终于决定争一口气,独资在村头修建一座新桥,也不准项边、刘坊的新娘子打桥上过。刘坊的一位新娘妙计换坐草轿,蒙混过桥,结果差点引起三坊械斗。幸在一位炭夫的仗义劝解下(炭夫说:先生们,不烧炭爱烤火,未种田要吃稻,未造桥就不能过桥吗?)才躲过一劫。官府趁势出面调解,三坊终于协订和约,并改永安桥为永和桥,取“永远和平相处”之意。

    相关链接
   
木拱廊桥
   
全国廊桥主要存在于浙南和闽北地区,而庆元是全国廊桥最多的县,它有各类古廊桥89桥,其中木拱廊桥22座。同时,中国最古老的廊桥也在庆元,它是大济村的甫田桥和双门桥。
   
根据有关专家介绍,在各类廊桥中,木拱桥在中国乃至世界的传统木构桥梁中,技术含量最高。庆元县有中国木拱廊桥唯一的国家级文物保护桥梁即如龙桥,也有全国现存单孔跨度最大的木拱廊桥即兰溪桥。

杭州市下城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下城区体育局主办
2004-2009 © 杭州下城文化馆版权所有